「馬、爾、可──!」Gianluca咬牙切齒地一字一字說著。(因為英文配合這標點符號怪怪的,所以先用中文來壓一下。)

 被指名的Marco彷彿正在偷腥卻被抓包的貓一樣,笑容僵著,跟Gianluca乾瞪眼。

 「你是不是傷口才不痛了那沒幾分鐘,就以為自己傷勢無礙,跑出來湊熱鬧?你乖乖躺在床上沒人以為你不行了你這病人快給我滾回床上去──」Gianluca可以說是不顧形象地對著Marco吼著。

 反正,在場的各位都知道王子Fidio的左右手,私底下是什麼樣子了,唯一要擔心的是,自己有沒有可能被這小倆口的閃光閃瞎。眾人看著兩人的互動皆笑著。

 「Gianluca,你就別這麼死板。Angelo,你說是不是?」Marco跑去向Angelo求救。要是Fidio在的話,王子一定會幫自己說話的!但是不見人影啊……。

 Gianluca改瞪著Angelo,Angelo抖了抖,很識相的拉著玥舞說:「啊、玥舞我帶你去看看月亮好了。那個,我們先失陪啦。」

 「欸、Angelo,等等!」我想看事情接下來的發展,不要這麼早告退啊──玥舞在心中吶喊,被Angelo摀住的嘴在此時無法發揮作用。

 「Marco──」Gianluca說,「給你兩個選擇,一、自己乖乖回床上去;二、被我打暈拖回去。請問閣下想選擇哪個啊?」Gianluca笑容滿面地說著,但是Marco卻感到無法忽視的寒意。

 看著那麼恐怖的笑容,選後者的是笨蛋。眾人笑笑地看著Marco被Gianluca拖離大廳。

 「啊──Gianluca──不要再拖了──你也溫柔點嘛、到時候我後腦勺禿頭怎麼辦?痛!」Marco在哀嚎的同時,被路上凸起的一塊石頭撞到。

 「哼!」Gianluca往後瞥一眼Marco後,手一甩,放開Marco的腳,「下次你敢再這樣,我保證我的手段會更不溫柔。」

 「Gianluca……」Marco用略帶哀怨的眼神看著Gianluca。

 Gianluca往後瞪。

 「不……沒事……」Marco退縮。

 「傷口裂開了?」Gianluca問,剛剛太用力了嗎?

 「欸?」Marco愣了愣,摸了摸腹上的傷口後,完全沒有疼痛的感覺,「沒有。而且醒來後,都沒有感覺到痛。」

 「這樣啊,」這麼厲害……不能小觑那個人。Gianluca心想。「回去後再換一次藥。」

 「要換那麼頻繁?不是一天一次?」

 「你想花三個月的時間養傷的話。」Gianluca回頭看著Marco說。

 「三個月?那樣趕得上『血之祭』嗎?」Marco手扶上下巴說著。

 「你……」

 「欸、欸,『血之祭』是什麼?」

 Gianluca跟Marco看向聲音來源,玥舞死命掙脫出Angelo的束縛,一臉「本姑娘我要挖八卦」看著他們。

 「嗯──就邊換邊說吧,」玥舞把Gianluca跟Marco推進房內,「Angelo你也進來啊。」

 「玥舞!」我不想介入他們倆啊,妳故意繞路到病房,是因為要問「血之祭」這件事的話,我也可以告訴妳呀嗚嗚。Angelo欲哭無淚,只好摸摸鼻子跟著進房。

 「該從哪裡說起呢……『血之祭』……Angelo,幫我拿那邊的繃帶過來。」Gianluca把Marco趕到床上後,指使著Angelo。

 「『血之祭』那名字是什麼意思?聽起來就好……好……好神秘的感覺?」玥舞發現自己差點講錯話,連忙在語尾轉彎。

 「『血之祭』從很久以前就有這項祭典了,最早可以追溯到神魔之戰戰後。」Gianluca意示玥舞轉過頭去,他要幫Marco換藥。

 「屬於戰敗魔軍之一的吸血鬼族受到神族的詛咒,從今以後只能現身於暗夜中,不然太陽將會毫不留情地活活燒死我們。」Gianluca拆下纏在Marco腹上的繃帶。「呃,後來就有點……無聊找事做。妳知道嘛,只能在夜晚出沒實在是很無趣,所以某兩位先人──關於名字,並沒有流傳下來──就想出讓『食物』互相競爭,比比看誰的眼光比較好、所挑選的人類是最強的競賽……」

 「等等!這不就類似鬥雞、鬥犬那種的嗎?你、你們──」玥舞拍案起身,轉頭看向Gianluca,絲毫不在意某人的存在。

 「小姐冷靜!」Marco連忙抓起旁邊的衣衫遮住上半身。

 「玥舞!」Angelo立刻將玥舞拉回,並且讓她的視線轉向。

 玥舞平靜地眨了眨眼,「有必要那麼緊張嗎?我從小到大跟一群臭男生混在一起,什麼都看過也鬧過了。」

 現在人類都變得毫無操守嗎──?三位在場的吸血鬼心中抱持著極大的疑問。

 「好、我不看就是了,」玥舞撇撇手讓背後的Gianluca跟Marco看到,「Gianluca請繼續說。」

 我說玥舞妳怎麼一臉失望呢……Angelo複雜地望著玥舞。

 「咳!這漸漸從私人間的活動變成族裡的大祭,上場的人類身分、性別各不同,武者、法師、獵人……我記得三百年前,有位前輩帶出了一位雌雄莫辨的祭司。那次造成很大的轟動。」Gianluca加快手上的動作。

 「因為這種活動的展開,讓有些吸血鬼跟人類之間的關係,從『食物』演變得很微妙,例如朋友或是……」Gianluca拍拍Marco要他把衣服穿上,「伴侶。」

 語畢,Gianluca彷彿逃命似般又說了句:「我去處理繃帶,Marco換你說。」,接著就不見人影。

 「什──?」玥舞無視Angelo關切的目光,面色驚恐地轉頭。

 「『血之祭』開始受到規劃,變成了每百年一次,每個領地的王子跟上貴階級都會帶一到四人,去『本山』參加『血之祭』。這次的『血之祭』剛好在日蝕那天。聽說這次會有特殊競技項目。」Marco說。

 玥舞來回看著跟Angelo跟Marco許久,才慢慢吐出一句話:「請問你們的王子性向如何?」


【未完待續.】


文章標籤

清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閱前注意:
此篇為三輪一言&夜刀神狗朗日常,文中年齡請自行想像,不喜者請按上頁或右上角的叉叉。



現在正值文月,午後不見陽光,陰日飄著細

院中綻放著一叢叢的紫陽,淡紫、藍紫、深紫,顏色最深的紫近乎紅。

一言坐在窄廊啜飲著酒。

文章標籤

清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章之八‧Moon

 

 夜琉有一下沒一下敲著桌子,然後嘆了口氣,用手搔搔趴在肩膀上的小蝙蝠,他用了個超蠢的藉口來逃避今晚的宴會,現在無聊地在教室裡放空,只有幾隻小蝙蝠飛來他身邊觀察他在做什麼。

文章標籤

清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章之七‧He

 

 跟中田到書房裡後,Fidio馬上後悔,面對中田滔滔不絕又深入切裡的問題,Fidio選擇能答就答。

文章標籤

清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※微架空世界設定

※內文詭異向,大丈夫就請往下拉

 「在這夜,隔著人間與黑暗族群、平時不能互相接觸的厚牆崩落──又過了一年──負責重新搭好一座牆的,是隔日的黎明。在這之前,人們將自己裝扮成妖魔鬼怪的樣子混入其中,期望不被發現……」

文章標籤

清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※勾咩我遲交(手合十

 文章躲起來讓我找了兩天找不到,這章是憑著記憶打出來的……

賀文下收.

文章標籤

清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※Mr.K無西天設定總帥看我多愛你←被踹

※文中時間設為Fidio25歲、輝輝14歲,還有總帥你幾歲啊?(亙

賀文下收ww賀圖在最下面(附連結)

文章標籤

清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『馬克‧阿德納』的英文\(^p^)/←
  • 請輸入密碼:

※Mark怕雷加上文中哭泣注意,不適者請上一頁
※打完這篇我神爽!!(警衛來人


文章標籤

清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中田最近變得有些神經質。連Luca都擔心了起來。

為什麼呢?因為他最近常常巧遇Fidio。

 

文章標籤

清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